淫乱教室之师暴4


时间:2021/2/23 5:04:36

「我终于得到了……」克之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喜悦,自然地流露出愉快的表

情。自第一次拥抱嫂嫂后,已过了一个星期。模仿那色魔的方法去做,想不到得到出乎意料的效果,这是克之始料不及。就是经过那次精液的洗礼后,百合子变得灵魂出窍一样,任由克之摆布。当日克之表现出劲力十足地占有百合子。其实不只是当日,在翌日、翌翌日

……克之一放学便会飞快回家,为的当然是占有嫂嫂。至于场所方面则没有选定,在任何地方,任何体位也曾试过。克之对百合子柔软的身体,可说是爱不释手,通透雪白的肌肤,任何时间都

可以令他提起性欲。除了学懂那色魔的技俩之外,克之还有积极尝试创出新路向。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未能令到百合子主动投怀送抱,但已经不需要再用暴力。每当敏感部位被爱抚,百合子很快便会变得纯如羔羊,任由摆布,特别是当

克之的手把弟二节插进肉洞后向上撩动时,就犹如按动了开关掣一样,整个人陷

入了疯狂状态。每次的正式交合,克之总会捧起百合子的纤腰,然后把插入的阳具向上勐力

一挺,因为每次这样做百合子都会叫得死去活来,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,

但心里想这大概是她快感地带罢!这部位曾经因为受到强烈刺激而喷出液体,克之初时还以为是小便,后来发

现却是又粘又白的液体。女性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……但是,克之仍然未能满足,他要把嫂嫂完全据为己有。克之清楚知道,嫂嫂

表面上一切听从自己的吩咐,但心里面郄一直反抗着,这便成为了克之愤愤不平

的原因。他认为除了自己之外,没有人可以得到百合子,但事实郄相反……就是在这

情况下,令到克之对百合子存有虐待的倾向。※※※※※「织田,你在笑什么?」在课室里的老师凝视着克之。「没什么。」克之耸耸肩地说。「你没兴趣上我课吗?」「还可以。」同学们开始发出笑声。「织田,你放学来校务处见我。」「嘻……」克之露出奸笑。「还有新井同学也是。」克之对阿守也要到校务处一事感到很意外。他随即望向坐在身旁的阿守,看

到他面色清白,一副没精打采的神情。「是什么呢?」下课后两向着校务处走去时,克之问道。「老师要见我当然一点也不奇,但为什么叫你这个高材生……?」「……」阿守默不作声。他最近一直是这样,整个人好像丧失斗志似的,连体重也大幅下降。「阿守,你没事吗?哪里不舒服?」阿守背着克之,没有回应,和以前判若两人。当二人到达校务处,老师便对二人说:「织田你先进来,新井在外面等。」阿守离开后,老师便从抽屉拿出一些纸,是前几天测验的答案卷。「织田,你测验作弊。」「谎话。」「我知道你是作弊的,老实说罢!」「你有证据吗?」老师打开克之的测验卷,里面差不多全部答对。「你没可能会有这个成绩的,老实说出来罢!」「我没有做过,没有做过呀!」老师看到克之认真地说,露出了有所懦怯的神色。「算罢!反正很快便知道你有没有做。」克之愤然离座,感到莫大的委屈。但这很难怪老师的怀疑,因为他一向的成

绩都是非常之差。对于今次的测验得到这么好成绩,其实他自己本人也感到很意

外。他和站在外面的阿守擦身而过,「我在外面等你。」阿守微微点头后,便进

入教员室。克之向着学校大门行去,中途有二位同班的女同学走过来。「喂!织田。」说话的是班里面的副委员长,她虽然有副模特儿的漂亮面孔,但从没有和克

之说过话。「什么事?」「是这样的。阿菁……她喜欢你,想同你做朋友。」克之听罢不禁苦笑起来。那位叫阿菁的女同学,是副委员长身边其中一名跑

腿,样子跟其他书虫没有太大的分别,在克之心里面,只不过是一个连毛也可能

未长出来的小丫头。其实,在这个星期里她经已先后向克之示爱,今次是弟三次。「对不起……」「你有女朋友?」克之耸一下肩。「不错,我才不会喜欢你们这样丫头,我还是赶快回家和嫂嫂亲热罢……」「织田,最近真的很有魅力啊!」克之一面想,一面目送两人离去。在这短短的一个星期里,自己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?不但成绩突飞勐进,

而且还受到女同学们的追求,简直就好像变成了超人一样。是不是和得到了嫂嫂

有关呢?他想了一会,便看到阿守从校舍走出来,于是上前和他并肩而行。「那个龟蛋跟你说什么?」「上次的测验……」阿守无精打采地说:「很差。」「阿守,你一向成绩这么好,偶然稍为低分一点,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?他真是过份。「「不是稍为,是只有四十分。」「四十分?这么简单的题目……」克之及时把说话叫回:「阿守,你到底发

生什么事?」阿守只是垂着头,并且用脚踢起地上的小石:「即使跟你说也是没用,你帮

不到我的。」「什么?我和你是好朋友来的。你无论有什么问题,我都会帮你。虽然我知

道自己能力有限。」阿守抬起头看着克之,两眼放光。看在里眼的克之,内心突然有种不安的感

觉。「莫非……他知道了我和她姐姐的事?」「如果我说出来的话,你一定会笑我。」「怎会呢?」知道自己和百合子的事没有被识破后,克之放下心头大石。「阿守,我应承你,无论怎样,我也不会取笑你。」阿守像快要哭出来似的:「我、我……觉得自己很怪,很像精神有问题……我明明知道这样想是不可能的,但偏偏又不能不想……「阿守的说话支离破

碎。「你到底在说什么?我不明白。」「我……」阿守的声音愈来愈细声:「我经常想着我姐姐的身体,我想和她

造爱……」(2)「到底是几时开始把姐姐视作自己暗恋对象?我经已记不起……」两人在归家途中走到一个公园里,阿守继续把自己的心事公开,在旁的克之

细心聆听。自小阿守便很爱他的姐姐,百合子替代出外工作的母亲照顾他的起居饮食,

处处表现得无微不致,当阿守生病时,她会悉心照料;寂寞时,她会陪他一起玩

耍;当被人家欺负,哭着回家时,她会抱着阿守温柔的安慰。「姐姐的身体,又香又暖……」听到阿守这样说,克之内心不禁有点儿生气:「你这家伙真幼稚……」克之想起初相识时的阿守,因为身材矮小、易哭,所以经常被其他小朋友欺

负,即使是10年后的今日,虽然是学校优等生,但仍然和以前一样懦弱、思想

幼稚。「我知道这是不可以……我也很想压抑自己……」阿守苦着脸说:「作为弟

弟的我,想姐姐得到幸福是必然的事,但我做不到,当我听到姐姐要结婚,要成

为你哥哥的妻子时,我感到痛不欲生,整个人也好像疯了一样。」克之拍了阿守的肩头以示安慰,但内心却正在鄙视着他。「正傻瓜,姐姐又怎样?亦不过是一个女人,想跟她做爱有什么出奇!我才

不会像你这么蠢,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,我一定会得到手。」为了这件事而令到自己的成积一落千丈,克之认为阿守是自寻烦恼。「我最近每天都和你的女神造爱……」克之差点想这样说出口,幸好他及时

按捺住这股冲动。虽然他很想把自己和百合子的事告诉给阿守知,但当考虑到阿守不知会有怎

样的反应后,便决定暂时保持缄默。但是,他决定了做一事件,就是要打破阿守

视百合子为女神的想法。在他心里面,经已盘算好一个周详的计划。他再次拍一拍阿守的肩膊,一面以闪亮的眼神凝视着这位好友,一面胸有成

竹地说:「明白了!这件事就交给我罢!」(3)「穿上这些衣服。」克之交给百合子一件衣服。一件透明的上衣,还有一条又紧又窄的迷你裙。虽然不知道这些衣服是从哪

里买回来,但一看已知是平价货品,款式只属一般,但颜色却十分妖艳,而穿在

百合子身上,明显是细了一个码。「克之到底又想怎样侮辱我……」百合子明白到自己反正也反抗不来,所以采取逆来顺受的消极态度。自那天后,这个家已经变成一个地狱,每天都发生违背道德的事情,对方并

不是那色魔,而是一直同住的家人。渴望已久,终于得到的一个幸福家庭,却演变成近亲相奸的惨剧。虽然和克

之没有血绿关系,但这亦不能作为一种事后的安慰,因为她的而且确是出卖了深

爱她的丈夫。她曾好几次想过离开这个家,但知道这样做只会引起母亲和丈夫的怀疑。况

且,百合子不想放弃这个家,为了这个家,现在百合子唯一的希望,就是俊夫早

日回来,她深信只要丈夫回来,克之便不敢乱来,到时只要找个借口说服俊夫,

叫他为克之找一个新住所,一切问题便得到解决。因此,她现在要做的事,就是把自己和克之的事隐藏,只要这件事不让其他

人知道,即使被克之操控亦愿意。「俊夫,你要快点回来呀!」虽然百合子非常渴望俊夫早日回来,但每当被克之的双手抱紧时,她总会怀

疑自己是否真的很想俊夫回来。因为,每次和克之发生关系,她都会从中得到兴

奋。「我是织田俊夫的妻子,我不可以这样的……」虽然心里经常这样对自己说,但每当克之一有命令,她仍然是扮演着弱者的

角色。就好像今次为例,克之话刚说完,她便乖乖地把衣服穿上身。当百合子看到镜中的自己时,羞愧得全身发热发滚。盖着她身上的衣服,和

烂布没有太大分别,自己即时变成了一个淫娃似的。透明的上衣,莫说胸围,就算连上半身的整个型状也看得一清二楚。虽然是

隔着胸围,但一双又大又圆的乳房,就在这件透明的上衣内原形毕露。而一条深

不见底的乳沟,雪一样白的肌肤,亦是无从遮挡。下半身的黑色真皮短裙,又紧又窄,令到整个臀部犹如一个水蜜桃似的显露

出来,走起路时若稍为动作大一点的话,很有可能会马上爆开的。裙的长度只是

仅仅可以盖过内裤,假若上楼梯或是弯腰拾东西的话,内裤便一定会露出。百合子感到自己变成一个妖艳的淫妇,她恨不得马上就把衣服除下来,但又

想看看克之见到自己这一身打扮后会有怎样的反应?她返回客厅,看到克之双眼露出赞叹不已的神色,内心感到沾沾自喜。「这些衣服不是很衬你吗?简直令我食指大动……」听到克之这样的赞美后,心情感到十分舒畅,原先的不安情绪一扫而空,百

合子对于自己的异常反应感到吓一跳:「我会变成怎样……?」「好罢!今日我们去街……」百合子马上被这句话吓无面人色:「我……穿成这样子……怎么……可以去

街?……街上面的人一定会笑我……」「怕什么?街上面打扮得比你夸张的人多的是。」「我……」百合子差点昏倒下来似的。「不过我想你的化妆再浓一点会好看些,还有把头发……」克之把百合子扎

起的头发撒下:「这不是好很多吗?」「克之,求求你,别再愚弄我好吗?」「哪有愚弄你?我是为你好而已……」「你口口声声说为我好,但却要我打扮成这样……在家里穿也可以接受,但

是你要我走到街上去……」克之紧抓着百合子的头发不放,咬牙切齿地说:「我想嫂嫂你不会逆我的意

罢!」然后用力地扯近自己身边:「是吗?」「是……是……」百合子两眼流出泪水。克之面上露出施虐者的笑容,然后松开手:「我先出外,我会把目的地写在

纸上并放在大门,你化好妆便出发。知道没有?」百合子咬着唇,目送克之一面吹着口哨、一面步出大门。「我……已是他的奴隶吗……?」她知道这样下去是不成,但却又明白到自己跟本没有方法扭转现时的状态。独身时代的百合子,虽然不崇拜名牌,亦不懂紧贴潮流,但作为年轻少女的

她,对自己的仪容亦相当注意,因此,她从未试过这样打扮。她心想,如果被母

亲看见今日这个装扮,很可能会气得昏倒下来也不定。克之所指定的目的地是市中心的车站,站前有数间大型百货公司林立,由早

到晚都是人山人海。约定相见的地点是一条街道,附近有巴士总站和银行,是这个市中心人流最

多的地方之一。当百合子到达后,注视着她的人依然没有减少,但因为路人的眼神却是各有

不同,男的色迷迷,而女的则是蕴含着责难味道。在等待克之时,百合子耳边曾出现过数把声音:「小姐,你在等谁呀?」「呀……没有……」「不如我们去饮杯茶好吗?」「不,我朋友快来了。」数位前来搭讪的男仕,当被百合子拒绝后,没有苦苦痴缠。但是有一个男人却例外,他脚上穿上一对皮靴,留了一头长发,摆出一副自

以为有型的模样。「你男朋友这么久还没出现,我想他不会来了!」百合子未有理会。「不如和我去玩罢!我知道有个地方很有趣,我带你去好吗?」话刚说毕便

随手搭着百合子的肩膊上。「放手呀!」「怕什么?跟我来开心一下罢!」虽然百合子曾用手拨开他,但他反而变本加厉地贴近,而且还伸手抚摸百合

子的胸脯。百合子被他的举动吓一跳:「我……有丈夫的。别碰我呀!」男子在她的耳边说:「别再装作正经罢!你不是想我这样吗?」虽然百合子曾经考虑过向身旁的路人求助,但最后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而放

弃。那男子见百合子没有强烈的反抗动作,于是愈来愈大胆,放在百合子的胸脯

上的手开始大力搓揉。「停手呀!」此时,突然有一只手伸出抓着那男人的手,百合子抬头一看,原来此人正是

克之。「你这家伙想对我女朋友怎样?」克之雄浑而凶恶的声线,怎样也不像一个高中生,而且身材比那个男人高。那男子马上把手缩开,然后举高双手,边说边后退:「嘻……没什么,我什

么也没做过……」「还不快滚!」克之还未说完,那男子已急步离开。百合子看见克之有如救星的出现,内心不奇然地充满安全感。克之搭着她的肩膊,摆出一副视百合子为恋人的态度:「嫂嫂,我们走!」「刚才的心情怎样?」克之边行边说。百合子本想把克之的手拨开,但知道这样做必会再次引起旁人的注视,于是

只好放弃。「他是全心要我被人调戏……」百合子愈想愈气愤。「你说什么?」「被人家看着时的感觉怎样?」「感到很丑。」「是吗?你对刚才调戏你的男人有什么感觉?」「很讨厌。」其实自踏出家门的第一步之后,百合子便感到自己好像一只走入狼群的羊一

样,周围的男人不断地用眼睛强暴她,令她心灵上受尽污辱。「是吗?但我不觉得你这么讨厌他。」克之嬉皮笑脸地说:「而且看来好像

有点高兴……」「哪有这回事?」「嫂嫂结婚前是怎样的?」每当克之大声地叫「嫂嫂」这两字时,百合子都感到有点尴尬。「克之,在外面你别叫我嫂嫂好吗?」「那应该叫什么?太太?」「叫我名好了!」「名?好罢!百合子。」虽然百合子心里也不喜欢克之叫得这样亲热,但也无可奈可地接受。「那么,百合子也你也叫我的匿称好了。」「是,阿克。」「不成,你要加一点感情。」「克之。」「不错,就是这样。」单是这个称唿,在百合子心里也感到被凌辱。「百合子,你还未答我,未结婚前的生活是怎样?」从未正式和男性交往过。虽然在中学时已感到自己和其他女孩一样,对男性

感到兴趣,但却一直没有和他们交往,直至俊夫的出现。严格来说,是百合子被

家教极严的妈妈监管,所以一直都没有交男友。「将来你的丈夫,由我来为你挑

选。」这就是她妈妈的口头襌,百合子知道假若自己选出来的男友不像俊夫这类

型的话,妈妈是绝不会赞成的。因为妈妈要求人家有一份固定的识业之余,更要

是一个着重伦理观念,而俊夫刚巧就是这类人。「我原来是第三个和你发生关系的男人?」然后自顾自说:「好罢!以后你

会变得经验丰富的……」当百合子明白到他这番说话的含意后,恨不得马上离开。但碍于不想成为旁

人的焦点,只好强忍下去。「我们去银行提款罢!」百合子跟着克之走进一间银行,因为是临近下班时间,所以大堂的人客只有

小猫三数只。站在门口的银行守卫,以尖锐的目光向着刚走进来的克之。克之一面露出奸笑,一面对着百合子细声说:「把你的内裤除下来。」「呀?」百合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柜窗的职员听到百合子的声音,也

不禁抬起头看过来。「我叫你在这里把内裤除下来。」「不……不可以的……」克之把手放在百合子的胸前:「如果你不照我说话去做,我便把你的上衣抓

破。」百合子知道克之说得出就一定会做,所以硬着头皮照做。「不要让人看到呀……」她伸手入裙内,然后用手指扣着内裤边,便用最快的速度把内裤拉下,内裤

拉到脚眼位置后,她便依着克之保持平衡,然后迅即轮流地提起双脚把内裤拿出

来。就在百合子弯低腰去取内裤的刹,一位年老妇人突然回头看过来。「糟了!别看过来呀……!」但是那老妇并没有如百合子所愿,但定眼看着百合子。而柜窗后的职员亦好像发现什么似的,把视线移到百合子那边,守卫更在此

时慢慢行过来。「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?」百合子在千钧一发之际,终于把内裤拿到手中,并且露出丝丝微笑:「没什

么。」百合子感到刚才那份战战兢兢的心情,跟那次在露台自慰时的感觉是一样。「这……感……觉……」克之从她手中把内裤拿走。那老妇带着鄙视的目光瞄着她们二人,但克之却报以微笑,并且把藏着内裤

的拳头伸到警卫手去:「给你罢!」看在眼里的百合子,心跳几乎停顿下来,手足无措地呆看着那警卫。银行里面的所有人,一直以讨厌的眼神盯紧着他们,直至二人离开。百合子

有生以来从没试过被这么多人用这种鄙视眼神盯着,若不是有克之在旁,并且拉

着她的手离开,她一定仍呆站着不知如何是好。一踏出银行,克之便哈哈大笑:「看到吗?那傻瓜的样子好像锅底一样黑!哈……「此刻百合子的下半身正是凉风阵阵,因为除了一条超短的皮裙之外,什么也

没有,只要她稍为大动作或是弯低腰,重要部位便会展露于人前。所以她不由自

主地合紧双脚而行,就好像穿上和服时行路的姿势一样。「克之,你很过份。」「什么过份?」「你想侮辱我到什么时候才肯收手,我真的很讨你厌吗?」「怎会呢?我很爱你才是。」此时已是黄昏时份,街灯也亮起来了。「你说谎。」「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看。」克之突然停下,出奇不意地紧抱着百合子强吻起

来。「嗯……」几乎令人窒息的热吻,吻得百合子感到全身软弱无力,如果不是被克之紧抱

着的话,肯定马上倒在地上。克之双手从背部滑落,不停在浑圆丰满的臀部上抚摸。百合子很想拨开他的

双手,但因为被紧抱着,完全处于动弹不得的状态。湿湿的舌头好像有生命一样在百合子的口腔里乱窜乱钻,令百合子开始陷入

半昏迷状态。此时在两人耳边传来一些声音:「你看……」「那人下身光脱脱啊……」百合子听到这声音后勐然清醒起来,发现克之正在抚弄着自己的屁股肉,而

短裙则已被扯高到腰部。她拼命地挣扎,但仍是始终无法摆脱克之的熊抱,还有

透不过气的深吻。百合子感到围拢着观看的人愈来愈多,当正想用牙咬克之舌头之际,他突然

松开双手,短裙迅即落下。百合子渐渐地察觉四周围的人,面上总是浮现出这几种表情:有嘲笑、有鄙

视、有些是色迷迷、亦有些是好奇。总之,令到百合子羞愧得想尽快找一个地方

躲起来。她发足狂奔,穿过了围拢的人群后,仍然没有把脚步放缓。突然有人从后捉着她的手,当她回头看时已被拥抱着。「是我不好。」克之突然温柔地说,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百合子开始感到自己根本完全摸不透克之的心里在想什么。「他到底想我怎样?有什么目的?」百合子用深痛的眼神看着克之。「我只想证明我是爱你。」「为什么要这样?」百合子开始哭出来。「这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事而已。」「我不想这样。」「但是,你刚才不是兴奋得下面湿起来吗?」「你胡说八道……没有这事。」「我不信,让我看看。」不知不觉二人走到一个公园,里面有一个颇具规模的人造森林,百合子被带

到里面去。只要一走进这个树丛,外面马路的车声、人声便会全部消失,好像去

到另一个世界似的。而这个世界,就只有花草的香味和昆虫的叫声。手伸到百合子的两腿中间。「别这样罢!在这里会给人看到的。」「就是在这里才刺激。」无论她怎样反抗也是太迟了,因为手指已插进盛载花蜜的壸里,稍为轻轻搅

动,便发出哀怨动人的声音。「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这样湿……?」克之拉下裤链。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话未说完,一双脚已被提起,然后腿间出现一支粗壮的阳具,正向百合子的

肉洞插进去。「啊……噢嗯……」她咬着唇地呻吟起来。百合子怎样也估不到竟然会在野外性交,而且更是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发生

的。经过一轮由慢至快的抽插后,克之的动作开始变得激烈,百合子她渐渐感到

视野糢煳不清,突然感到上衣被脱下。「不……不……要呀!」然后乳罩的扣被解开,而短裙亦被脱下来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就在连声说「不」之际,一度白色的闪光突然爆发,体内涌现出一股暖流,

随着肉棒的抽离,白色的液体从阴道中流到大腿上。支撑着百合子身体的手放开

后,她整个人像瘫软地昏倒在草地上。当再抬起头时,只看到克之拿着自己的衣服离开这个丛林。「别……走呀!」「拜拜。」克之回头挥手后,便消失于草丛中。只剩下百合子一个人,赤裸裸地呆坐在

夜深的草丛中。

上一篇:两个好学姐 下一篇:女教师失身记